<span id="zvbb1"><i id="zvbb1"></i></span>
<span id="zvbb1"><dl id="zvbb1"></dl></span>
<span id="zvbb1"></span>
<strike id="zvbb1"></strike><span id="zvbb1"></span>
<strike id="zvbb1"><dl id="zvbb1"></dl></strike>
<strike id="zvbb1"></strike>
關注微信
小程序

排隊IPO,國內農機行業競爭再升級

作者: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2023年04月07日 收藏

  引子:努力三年,花溪玉田北交所終敲鐘

  4月6日上午,隨著花溪科技少帥孟家毅手起鐘響,國內農機行業新增了一家上市公司。

  花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國內農機圈更熟悉的名字是花溪玉田,是國內專業從事農作物秸稈打捆機業務的細分領域隱形冠軍,是國內小方捆機行業的領軍企業。

  時勢成就英雄,花溪科技近幾年櫛風沐雨、披荊斬棘,經過兩代人的努力,憑著實力和專業水準以及連續三年時間的準備,終于敲開了北交所大門,據悉花溪科技是赴北交所上市的首家農機裝備企業。

  有專家預計,隨著花溪科技IPO成功,國內農機企業的IPO閘門有可能會開啟,乘著國家強農惠農、資本助農政策的東風,濰柴雷沃、沃得農機、缽施然、英虎機械、威馬、拓普云農等企業的上市靴子會加速落地。

  有了示范效應,后面會有更多的農機企業沖刺資本市場,國內農機行業競爭將升級,農機行業第二次資本浪潮到來。

  一、國內農機行業是資本洼地,上市公司形單影只

  粗略統計,在具有可比性的農資行業,化肥、農藥、種子三大行業的上市公司數量分別為40家、29家、25家,而在主板上市的農機行業的上市公司只有一拖股份、星光農機、新研股份、吉峰農機、弘宇股份五家,中聯重科、濰柴股份雖然也有農機概念,但其主業分別是工程機械和發動機,農機業務占比較少,很大程度上講并不是農機上市公司。

  可見,說國內農機行業是資本洼地當實至名歸!除了花溪科技之外,國內農機行業最近一個赴交易所敲鐘的公司是山東弘宇股份,上市時間是2017年8月2日,之后的7年間,雖然有沃得農機、威馬股份、極飛科技、缽施然等公司的前仆后繼沖擊IPO,但一直沒有再敲開主板市場大門,這對青春期的國內農機行業算得上是一種磨礪。

  二、浪潮洶涌,農機企業排隊IPO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四千多家優秀的企業如過江之鯽奔赴IPO戰場,說明IPO對企業具有巨大的價值。

  據一位曾在兩家農機上市公司工作過的行業資深人士的總結,IPO之于農機企業至少有以下的幾點好處:

  一是低成本的募集巨量資金,解決企業發展中的資金問題,加速企業成長。2022年沃得招股說明書、2023年濰柴雷沃招股說明書上可看到兩個企業IPO募資分別為60億元、50億元。

  如果上市成功并順利地募資到巨額資金,兩家企業的發展速度會加速,同時會改變國內,抑或全球農機行業的競爭格局。

  IPO募集來的資金來自特定發行對象或廣大股民,企業是無償使用的,回報股民的是未來的分紅,如果企業經營不善,無利潤可分也不會承擔責任,與向銀行、金融機構、個人融資相比,IPO上市融資是成本最低的一種途徑,這也是IPO最大的吸引力所在,也是企業對IPO趨之若鶩的原因。

  二是企業知名度、美譽度、品牌影響力等無形價值。誠然能成功IPO的農機企業,在行業內都是經營良性,有一定知名度的好公司,但是同樣都是好公司,有企業一旦成功上市,就會有鯉魚跳龍門效應,從此之后呼風喚雨、資源聚集。

  三是規范化經營,上市對農機企業來講不僅僅是打通了直接融資的通道,更重要的是實現從商品經營到資本經營的跨越式發展,具有里程碑意義,上市是融資的機會,更是規范企業行為,全面提升企業的機會。

  四是創業者和投資人可以通過資本市場讓自己的財富增值并變現等。

  IPO的好處和價值是顯而易見的,企業要承受規范的代價,但是卻獲得了非上市公司無法獲得的資源和無法享受的便利。

  2004年以來,享受了18年補貼政策的紅利,國內已經成長起來一大批具備沖擊資本市場和敲開IPO大門的優秀農機企業。

  從科創板、創業板、上交所主板、深交所主板、北交所IPO在審信息系統看,目前排隊申請IPO的公司有新疆缽施然、威馬農機、沃得農機、英虎農機、濰柴雷沃、拓普云農、潤農節水等。

  但以上的名單只是冰山的一角。據筆者所知,農機行業有數十家新銳企業正在磨刀霍霍,進入資本市場取得新的斬獲是他們的天然訴求,且這些“新農機”企業普遍有互聯網、智慧農機的基因。

  如初遇挫折的極飛科技,上海聯適、豐疆智能、惠達科技、極目科技、博創聯動、拓攻機器人,以及幾家傳統農機制造企業和核心零部件企業,如河北中興擬從新三板轉板北交所等。

  可以說農機行業這次IPO可謂浪潮洶涌,其中不乏如濰柴雷沃、沃得農機這種行業內的超級大腕,以及拓普云農這種具備智慧農業、農業物聯網的高科技農業公司。

  據行業專家分析,本輪IPO,第一波充當先鋒隊的是濰柴雷沃、沃得農裝、英虎農機等以傳統的拖拉機、聯合收獲機為主業的裝備制造型農機企業,第二波、第三波將是天生帶著數字化、精準化、智能化、無人化、新能源基因的“互聯網+農機”“物聯網+農機”“智慧農業+農機”的高科技農機公司。

  這些農機企業成功上市之后,屆時國內資本市場將會真正地形成一個實力強大的農機裝備板塊,有一些企業可能會赴海外上市,成為兩地或多地上市公司,在中國農機走出去的進程中,資本將會發揮引擎和引領者的雙重作用。

  三、競爭升級,國內農機即將迎來全新時代

  有專家認為國內農機企業的競爭已經由要素、規模、品牌競爭升級為資本層面的競爭,國產農機資本競速比賽的發令槍已打響。

  企業的競爭,按發展順序和競爭的階段,可分為生產競爭、要素競爭、品牌競爭、社會營銷競爭和資本競爭等。

  生產競爭是在短缺經濟時代企業生產能力的競爭,也就是市場供不應求,只要生產出來的東西就能賣出去,所以企業的主要目標是擴大產能,產能和規模越大就越掙錢,這個階段大約是在2012年前結束。

  要素競爭就是所謂的“4P”競爭,在國內農機行業主要是產品、價格、渠道的競爭,而產品不是競優,而是競次,再加上價格就是雙低競爭——價格到底價,品質到底線!典型的代表性事件就是“大馬拉小車”,不僅僅存在于拖拉機行業,聯合收獲機、插秧機行業普遍存在,渠道上則是深度分銷策略——渠道下沉、網絡密植、深度分銷,直到下沉到鄉鎮,無法再下沉,這個階段是人海戰術,在2020年基本上結束了。

  但中國農機行業并沒有進入品牌競爭、社會營銷競爭階段,由于叢林化的競爭環境,決定了中國農機市場不會沿襲歐美國家的農機市場的路線按部就班,為了盡快逃離紅海泥淖,幾乎所有完成原始積累的公司都選擇獨立IPO,也就是資本突圍。

  只要IPO成功,不但前期付出的一切都會得到回報和變現,創始人和高管實現財富自由,更重要幾乎是拿到了“免死金牌”,同時企業也實現了“化魚為龍”,從此跳入天門不在凡界,這是競爭的升維,就相當于從三維進入四維空間,多一維對低維的競爭伙伴就是降維打擊。

  農機行業已經進入多寡頭壟斷階段,同時競爭升級,已進入資本競爭階段,但資本是較高級的競爭,同時資本競爭也是少數玩家的競爭,沃得、雷沃任何一家成功IPO,對雙方以及整個行業都會產生巨大而深遠的影響,行業競爭格局有可能煥然一新。

  結語:最高層面的競爭是資本競爭,贏家獲得是戰略的主動,可以將別人獲得的時間和空間上的優勢盡收囊中。

  未來唯大且強的農機企業才能爭取一席之地,從全球范圍內看,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愛科、久保田、一拖、道依茨、馬斯奇奧等跨國巨頭或國內頭部企業,幾乎都是上市公司,一拖還是A股和H股兩地上市公司,美國企業90%的融資來自直接融資,而國內只有15%左右。

  國內農機企業要積極的擁抱資本,一方面是通過資本市場募資,幫助企業快速做出規模和行業影響力,另一方面利用上市公司平臺打造品牌形象和利用平臺資源整合行業存量資源,以壓縮成長周期,迅速建立規模和實力優勢。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m.mathiaslachal.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亚洲av、欧洲av,国产在线高清在线最新,国产免费无码av,古代级a毛片免费观看,古代真人性和爱视频,古代糟蹋美女视频
<span id="zvbb1"><i id="zvbb1"></i></span>
<span id="zvbb1"><dl id="zvbb1"></dl></span>
<span id="zvbb1"></span>
<strike id="zvbb1"></strike><span id="zvbb1"></span>
<strike id="zvbb1"><dl id="zvbb1"></dl></strike>
<strike id="zvbb1"></strike>